首页    学堂概况    专家队伍    人才培养    招生就业    学生活动    听课感悟
当前位置: 首页 >> 尼山学堂 >> 听课感悟 >> 正文 今天是:

中国文化的脊梁——尼山读书记
作者:韩博韬 来源:儒学高等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25日 13:24 浏览次数:

第一学期

《四书导读》

我在2011年就就一直想听颜炳罡老师的《论语精读》课,可惜每天的专业课都很多,没有时间来中心校区。真好,来到尼山学堂总算有机会见到颜老师了。

颜老师的课在周二和周四上午第一节,他习惯让我们在清晨清清喉咙——朗诵“大学“,他经常于激情时嬉笑怒骂,他喜欢用生活中最细微的例子让我们明晓”四书“中的大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格物致知“,单凭这”大学“总纲的耐心讲解就足以抵得上一门两学分的概论课。颜老师既着重于重要文字的训释,更关注哲理的步步讲述,偶尔于小处糊涂,但总有一刻必顿悟,这种顿悟是哲学学养的积累、是经学基础的构建、是生活智慧的搜摭。

《诗经导读》

中国文学的源头在《诗经》与《楚辞》,最幸运的是,我们学了一百首《诗经》原文,在12年9月份我还不知道“经典“为何物?而学罢”诗经“百首,那种对经典的认识不是一句话可以形容的。”经典“是历史的,它毫不虚假,真切地还给读者一个历史原貌;”经典“是智慧的,它最有价值的是亘古不变的人生哲思;”经典“是美的,那种美正是引人走入它的必杀技,读了第一首就像看第二首。”经典“是智慧以美的形式、以真实的形式呈现的。

王承略老师授课注重“以学生为本“,每讲完一篇都会问我们有什么问题。除知识外,王老师讲了很多他人生的方法论。”我们做学问啊,一是要勤奋,二是要有所爱好,像我,每天都勤奋地在键盘上敲字啊,另外我喜欢听歌,我电脑上有1000多首歌。“王老师在课前总是放一两首歌,还会有”经典”的评论,如翁倩玉的《祈祷》“我让大家听这首歌啊,是想让大家生活中每天积极向上”;如《西游记》插曲《女儿情》“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这句话真是太经典了啊,你们品味一下”;如《我爱你塞北的雪》“殷秀梅太高亢啊,这雪本来是柔美的,这曹芙嘉版的就很贴切”……王老师上课还嘱咐我们师兄弟之间要相互爱护、相互学习,十年之后都是极好的朋友、极大的财富。

“知识都是板上钉钉的啊,做学问还是要创新,你们最后的论文要好好写一写”,王老师出了几个题目,对于我们了解《诗经》的研究状况和扩展学术视野有很大的帮助。不写没有把文字与思想落实下来,功力也不会提升。最后的论文写作,无论好坏,都是对正门课的知识与认识的升华。

《文字学》

“文字是心语与思想的载体。文字之学是治学的基础,明晰汉字的性质、演变与类型是读书得道的重要条件。研习中国的汉字之学,必读书首当许慎的《说文解字》,读时应当勾连而读,可能先在卷五上,而后转至卷十一下,接着又回到卷三上,因为《说文解字》的编著本身就有内在的勾连,从头至尾读下去并不是效果最好的办法。由于时代的限制,许慎的《说文解字》不免有一些错误,所以若是想深入研究就需要读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近代以来,唐兰先生的《中国文字学》和裘锡圭先生的《文字学概要》是文字学爱好者的必读之书”做一个简单的概括,这就是我对于《文字学》课程的最大感悟。

文字学的用途在课程学习中是不明显的,但是我到了大三阶段就发现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查一查新版的《说文解字》和《说文解字注》是非常有必要的,每每查完,我就意识到“哦,原来这个字是这个意思(我又得到了一个宝贝)”。结合《文字学》的课程练习书法是个好方法,最好是练小篆,小篆在中国文字演变过程中扮演承上启下的角色,可以培养耐心又可以练就看一个字就可以大概了解其造字的背景的功夫。

《李杜诗》

“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学了《李杜诗》,我才体会到“一千年才有一个李白,一千年才有一个杜甫”,在我国3000多年的诗歌史上,屈原、李白、杜甫是三个响当当、当当响的名字。

宋开玉老师授课重文字训诂,很多小地方能讲出大才情。如“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耽”字就用得很妙;再如“葵藿向太阳,物性故难夺”可谓杜子美之真实写照。宋老师在不经意间往往流露出真境界——一次上课突然来电话,宋老师打开手机,“上课呢!”语气很强硬,“老婆来的电话,硬气吧,回去再跪”,随后嘿嘿一笑,笑声先憨实而后哽咽,最后戛然而止,老师的表情也蓦然严肃,“跪什么跪啊,老夫老妻的,相依为命罢了”,当时我记得自己走思了好久,联想到另外一首诗“桃在露井上,李树在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还相忘”,这也是成语“李代桃僵”的出处。生命本来很脆弱和寂寞,幸亏有了亲人,这才让生命变得有了生机。

宋老师留的作业是——“杜甫《戏为六绝句》笺评”,“笺”是找出处、明源流,“评”则比较简单。记得最后期末要找很多参考书,《左传》、《史记》、《汉书》、《世说新语》等等都要亲手翻,还有机会看了萧涤非先生的《杜甫诗选注》,当时看得我经常目瞪口呆——大家真能一句话点名真谛,萧先生不愧为当代的杜甫。后来回想,那段找材料、翻材料的时间可能看 十几首诗,但留下的印象与理解的深度都无法和“戏为六绝句”相比,而这六首诗集中体现了杜甫的文学创作理论,这就等于了读书读关键的才是把好钢用到刀刃上。

第二学期

《史记》导读

或许有一天,你在山大的校园里见到一位中等身材、稍显瘦削、双目炯炯、骑着一辆深橘红色旧式自行车的老教授,他可能就是笔者在此记述的张富祥老师。

2012~2013学年度第二学期,张老师在尼山学堂讲授《< 史记>导读》和《中国史学简史》两门课程。提起张老师,班上的同学似乎要“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张老师的严格严肃“颇为吓人”。今年4月27日,尼山学堂举行首届学术报告会,在上午的报告会休息期间,颜炳罡教授和张老师在走廊交谈,颜老师说:“我看这批学生会出大师。”张老师说:“我看不一定。”在两天后的《中国史学简史》课上,张老师特意提到:“你们呀,现在暂时还不要写文章。我做过编辑,文章上一定要去掉浮词,你们现在的文章呀,浮词太多,还是要多读书。”

在临近期末的一次《< 史记>导读》课上,我们提问考试侧重和课程论文的事情,张老师把两肘拄在讲桌上,思索了一会儿,说:“考学过的东西还有什么意思啊?!我找一段,你们点一点。看你读懂读不懂古书呀,先要点一点。你们可别错太多啊!分儿都减去就没了。至于论文啊,你们自己找个题目吧,行吧。别抄啊!你抄,我可给你零分啊!也不许东拼西凑啊!我能看出来。”说罢,同学略有茫然。

提起张老师,班上的同学可能要禁不住捂嘴而笑,因为张老师的幽默风度“颇为迷人”。张老师课上声音极其洪亮,也有“口头禅”,涉及到“程度”问题喜好用“特”字,而“特”字的爆破又格外突出。如张老师在讲“魏晋南北朝史学的多样化发展”时,就说:“魏晋南北朝时期,官方修史和私人修史都蔚成风气,史学史上或谓之‘三多’,即史学名家特多、史书数量特多、史学题材也特多”。三个“特”字连贯发出,语势极强。张老师上课还时常“广而问之”,代表性的话语就是“是不是啊?啊?”最后的“啊”字似有“明知故问”的调侃语气,音量亦是不小,随后往往伴着老师自己几声铿锵而爽朗的笑声。每每讲到激情时,张老师的动作最让人难忘,不必说指点江山的手势和嬉笑怒骂的表情了,单是一次几缕头发挡到眼睛,张老师扬头把垂下的头发甩到原位的定格都极具风度。

一次师生共乘电梯到楼下,张老师突然问道:“这个时候到食堂是不是没菜了?”有同学答道:“菜基本都凉了。”张老师笑着说:“热菜都没了,那就只买凉菜吃。”稍后虽没有笑声,但是不少人脸上有十分明显又强行控制的笑容,只怕心里早已“笑喷”。

提起张老师,班上的同学或许会定睛发呆片刻,发呆思考的对象可能是张老师“颇为警人”的自信勤奋和连珠般的哲言妙语。记得第一堂《中国史学简史》上,有同学提问老师用的材料是什么,张老师眉梢一提,说:“这可是我自己写的哟!”单单是这个“哟”字,我们当时就感受老师那份有力的学术自信。张老师上课从来都是两个小时连上,《< 史记>导读》的主要课程已经结束时,已经进入了考试周,而张老师仍然坚持把课时上满,讲授了精要的4课时古文字知识。在最后一堂课上,张老师说:“下学期啊,我给你们讲《尚书》,那课我早就背好了。”随后又伴随着老师铿锵而爽朗的笑声。至于老师的哲言妙语,由于似连珠,太多太多,以致笔者不知如何选取。

一名严格严肃的大学教师,一个幽默风度的六旬先生,一位自信勤奋的知名学者,写到此处我脑海中不觉浮现出张老师骑着深橘红色旧式自行车在明德大道上的背影……

《汉书》导读

在《汉书》导读和中国史学简史课上,我不仅学到的是课程知识,还有通过和李梅老师聊天了解了老师的“学路”,记得老师说“要看你是做个女人还是女人才”,后来我越来越意识到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想要做个人才需要经历必须的锻炼;记得老师和我说“分数和学术是不同的评价体系”,我后来越来越理解到成绩可以努力过,但最终的结果不必太在意,而学术像老师说的“写出自己的思考就可以把论文写作当做一种享受”,这可能就进一步接近夫子所说的“乐学”了;记得老师在课上暴露“……笑死了”这样的口语,记得老师在最后一堂课说“挺舍不得的,以后就教不了你们了”……记得上次在食堂遇到李梅老师,她说“我今天晚上一定给你回复”(当时食堂环境很嘈杂,但那一刻我心里很静,大脑里迅速闪现很多场景:老师第一次给我们上《汉书》,根据那时老师满头黑发我还以为她30岁左右;后来我在网上百度“李梅”,在文史哲编辑部找到了资料;今年秋天我在电梯偶遇老师看到她很多发根呈黄白色,我当时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第三学期

《音韵学》

孙剑艺老师上课像聊天,不拘泥于教材。

尼山学堂首届专家面试会上,我是A组第一个面试,张富祥老师开口就问:“你认为,什么是古典?”由于我大一在历史系,对于时间概念最敏感,问罢即答:“我的理解是,近代以前。”张老师的面部表情由期待与欣赏,刷地变为“诧异与鄙视”,似乎没听清,立刻诘问“你说什么?”孙剑艺老师在旁补充“近代以前,近代以前”(后来孙老师说那是和张老师说我的回答还算靠谱),张老师恢复平静表情说“哦”。

音韵学被誉为语言学中的“天书”,孙老师开课出题测试我们的水平,没有立刻上术语、上难度,课程中孙老师还会说一些殷先生、张金光先生的故事,和知识相比,孙老师所讲的故事更珍贵。

课程结束时,孙老师拿出一箱书,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一册一册递给我们,说:“很高兴这学期和大家一块上音韵学,等下学期啊,我带大家一块去春游,游览南山的大峡谷。”若以正常人的思维想:若不好好学,怎么对得住孙老师?

《文选》导读

李婧老师现任教于中国海洋大学。

论及现代教学技术,李婧老师熟练地使用多媒体技术和课堂管理方法。李老师制作PPT字号适中、大方美观,课间播放音乐或是历史剧,从不压堂。

论及课程内容,无论是文献角度还是文学史角度抑或是文学批评史角度,李老师都有涉及,可以说,这是一门很好的魏晋六朝文学经典导读。

论及教学艺术,李婧老师以博士的学养、女性的细腻、文艺学专业的感性、与生俱来的亲切话语方法,使课堂舒适而温馨。

老师每周一从青岛赶来,到最后一堂课时,老师驻足讲台,迟迟不离,哎哎,我们又怎舍得老师?听着理综楼越来越远的高跟鞋声,心情愈益沉重。

第四学期

《资治通鉴》

定位精准,学历史的人都知道《资治通鉴》是编年体,那么怎么解释编年体呢?刘玉峰老师说:“编年体就是‘年经事纬’,说白了就是按年编事。”没看过编年体史书的同志固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真正翻过这类史书的朋友自然能体悟这才是说到了点子上。刘老师还有很多这类“绝招”,此处不详谈。

方法务实,刘老师在第一节课就开宗明义:“这门课是要读原始材料,我们开始读凡例,接着从隋朝大业十二年开始一年一年地读,我先讲几年,然后每位同学都要发言和参与课堂,每人一年,由我点评,最后我们还要有一个讨论会,讨论这门课的不足。”一句一句地读原始材料啊,据闻清华的博士班才这么上课。

培养能力,刘老师在第一节课和我们谈读书,“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界也。”刘老师指出做学问要找一个学术制高点,要有高远志向;其次如范文澜先生说的“板凳需坐十年冷”,学术素养的积累要经历一个冷清的过程,鲜花掌声十年之后;等到学问做到一定水平才会发现自己曾经以为的“大发现”其实还有纰漏,而真正的真理依然模模糊糊。一定意义上讲,历史是永远无法真正还原的,“比如前几天你坐车到济南站,回到学校,怎么还原?”用十四个字来概括刘老师培养我们能力的方法即,“材料理论学术史,高度重视代表作”,其中的材料是重中之重,记得我在大一时听刘老师的《中国古代史(二)》,刘老师说:“读元典就像小马过河一样,不像松树说得那么浅,更重要的是不像老牛说得那么深。”我当时听到这句话真是醍醐灌顶,蓦然想起高中睡醒后第一眼就能看到桌子上的一排中华书局点校本《明史》,家中有二十四史中近一半,自己却没有很好用这些材料,甚至连它们的价值都不知道,可谓“捧着金饭碗要饭”;于是仔细读了《史记·项羽本纪》才开始接触原始材料。

陶冶情趣,刘老师经常讲到学术名家的趣事,比如一般人遛狗,季羡林先生和黄永年先生溜猫;再如刘老师讲课时而“演绎”,“项羽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临死时看到刘邦队伍里有自己的“老人”,当时得项羽首级者有重赏,项羽说:‘你,以前我们认识,现在我死了,得我首级的人情就给你了’,当时右手挥剑,左手就把脑袋扔过去了”;老师的话很多值得玩味,如记忆中两年前,刘老师说:“易中天写《汉末风云人物》赚了180万是吧,哪天看我写个《汉唐风云人物》,赚他个810万”。

训练严格,刘老师在第一堂课提到最后需要写一个作业,两件事:不能触碰四项基本原则,不能抄袭。“你要是敢抄袭啊,就是“找死”,就是“找死”,就是“找死啊”,现在有的同学抄台湾学者的,抄民国学者的以为老师不知道,你要是让我知道了,尤其是抄到我的头上,你就死定了。”

在我心目中,刘老师是农民出身,朴实得彻头彻尾;刘老师本科在山东师范大学读书,有着极好的教学理论素养和教学方法论;刘老师师从牛致功、田昌五、宁可先生,历史眼界开阔,给予我们极多学术智慧;刘老师是位历史艺术家,听刘老师的课比看冯小刚的春晚还有意思。

《四库全书总目导读》

学术,或读“学书”,或读“书学”。

杜泽逊老师在课上多次强调张之洞主张《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就是一位学术良师。至于为什么它是学术良师,来上杜老师的课就可以知道。杜老师以相关原始材料为上课内容,我们在原始材料中能得到概论性书籍没有的信息,而这种原始材料的阅读是读者与“乾隆”时隔廿百年的对话,是直接打到心脏的触碰,而不是眼睛看书,过眼云烟。杜老师的特点是说到啥都能扯上书,而一个作者,一个书名,一册好书,一个好方法,均不失为学术灵感的源泉。“书犹药也,多读可以治迂”,“一日不书,百日荒芜”,“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你若不信,就来听听。

杜老师之“学为人师,行为示范”,绝不仅仅在课堂,所谓一花一草皆学问也,杜老师的教育艺术见《我的老师杜泽逊》一文。

2012~2013学年度第一学期,山东大学决定建立尼山学堂,2011级的大二学生十分幸运地遇到了这个时机。而我,侥幸考入了尼山学堂;就在选拔面试阶段,我第一次见到了杜泽逊老师。

我是面试时的第一个学生,多少有些紧张,老师们问了两个问题,我大概回答了十分钟。面试专家们当时全部低着头,似乎在记录着什么,杜老师一直注视着我,神情平静,颜色和蔼,最后说:“嗯,好,那我们有请下一位。”语后眼睛蓦然一亮,透露出几分赞许。也许这个“好”字只是流程性质的话,但作为第一个面试的我却对此感到莫大的满足。

进入学堂的第一个星期,杜老师在某个晚上就叫了我和两位同学到他的办公室,他问了我们对尼山学堂课程的看法和今后的理想。我们每个人说话时,杜老师都极其专注地注视着我们,眼神中流露出关怀,他似乎在深深思索后才评价:“嗯,不错,有想法。”我们在参观杜老师的办公室时,他拿出一种芝麻和面制成的食品,一个一个亲手递给我们,说:“来,别人送我的小吃。”我当时吃了一半,留下了一半,偶尔感到读书困倦的时候拿出珍藏的小吃,就仿佛有了精神。

记得一次深冬的晚上,我和另一位同学在教室看书,杜老师轻轻推开门,看到我们,十分亲切地一笑,“别管我们,继续看。”杜老师和他的夫人程远芬老师看了徐超老师给尼山学堂的题字,看到我在读《民国风度》,于是问我:“这个《民国风度》是什么书啊?”我回答:“是介绍民国时期著名学者的书。”他用力地点头,说:“嗯,这个好,可以增长见识。”程远芬老师看了我和另一位同学的笔记,说:“字写得挺好。”随后给了我们一人一袋名为“杨梅李”的小吃,我也珍藏了这对于来说独一无二的宝贝。

第一学期很快就过去了,我乘火车到家后是早晨六点钟,刚一进家门便收到了杜老师的短信:“尼山学堂诸君:学期之末,匆匆不及话别为歉。年假以慰亲休息为要,所以慰亲者何?报告学堂生活,帮助采购年货,烹调洗衣,清扫房间庭院,拜访亲戚师友芳邻皆是。至于观风问俗,留心民瘼,亦君子之德也。倘能以见闻发为文章,形诸篇什,其谁曰非学乎。馀不一一,顺颂年禧。泽逊顿首,壬辰腊八。”我私下臆断,会有好多同学因为这条短信不敢在寒假于学业稍有懈怠。相信很多同学会将这条短信保留一生。

第二学期到曲阜游学是我们格外期待的事。4月11日早晨,一位同学忘记了拿学生证和身份证,于是急忙跑回宿舍,等这位同学回到车上,已经超过出发时间20分钟,坐在第一排的杜老师站起身来,笑着说:“别忙,晕车吗?要不你坐我这儿?”这位同学连忙推让,高大的杜老师与娇小的女学生在狭窄的过道中相互推让,在我们眼中,这不再是老师,更像是慈父了。好多同学眼眶湿润,轻轻转过头去。

游学后不久,每年一次的尼山学堂报告会到来。4月27日这天,杜老师担任评委、主持人和“报幕员”,他总是面带微笑地、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上台演讲的同学。尼山学堂每名同学都在10分钟内演讲了自己花费几个月时间写成的论文,每次演讲后都有教授点评。杜老师和其余四位评委老师对23篇论文提出了中肯的建议,既然中肯,亦非常直接。最后杜老师总结:“拿到《尼山学堂论文集》,首先是震撼,我大二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论文,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头。我们一定要让同学们的成果贡献给学术界。”对于刚刚接触“学术”二字的我们,杜老师这几句总结无疑是一针强心剂。怀着几位老师教给我们敬畏学术的态度,携着杜老师送给我们肯定自己的信心,我们可以更踏实地走好这条学术之路。

一种领心神会的笑容能够拉近学生的距离,一个起身关心的细节能够打动学生的真情,一条语重心长的短信能够教诲学生的终生,一次恰到好处的肯定能够充实学生的信心。这也许就是杜泽逊老师的教育艺术。

《荀子》导读

实用主义集大成者杜威的学生胡适曾与章炳麟在治学方法的问题上发生过争论,胡适问章炳麟“经学”与“子学”的治学方法不同之处在哪里?章炳麟说“就不告诉你”,读者若是感兴趣,可以来听郑杰文老师的课。

郑老师还有一“法宝”,这“法宝”是学习中国历史、古代文学、中国哲学的利器,读者若是感兴趣可以来听郑老师的课。

若说郑老师的授课风格,可以说“精钢怒目,菩萨低眉”;若说郑老师的育才精髓,可以说“开发智力,掌握方法”;若说郑老师的授课水平,可以说“形如蜻蜓点水,实则巨鲸搅海”。(文/韩博韬)


上一条:尼山访贤录

关闭

山东大学尼山学堂2013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