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概况   党团建设   导师风采   人才培养   校友工作   招生信息   研究生组织   文苑拾翠   返回主页

用户名:
密  码:
校区导游
山大办公电话
校车时刻表
列车时刻表
飞机航班
公交查询
IP查询
万年历查询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生教育 > 文苑拾翠 > 正文

山大随感
作者:张志鹏  来源:儒学高等研究院   时间:2011-11-25 20:38:27  浏览次数:

山大随感

(一)

生活中从来没有什么偶然,都是一个决定左右着另一个决定,一个计划影响着另一个计划,你选择了走,那么跑也就不远了;你钟情于原地不动,那么死亡也就指日可待了。

想起了我学文学的原由,笔尖那么随便一勾:中国语言文学类,这一生便在文学的框框内找不到出路。记得当时自己先勾的是经济和历史,只是阴差阳错的被招进了文学院。从没说过自己喜欢文学,于是在文学院听老师讲到,你们学中文的,以后要靠笔杆子吃饭时,我大为惊恐:自己如何写出数以百万字数计的作品来呢?但随之老师又诡秘一笑:据他所知,文学院毕业的从事写作的人很少,而且几乎没有成为专业作家的。我释然,终于为自己不从事文学创作找到了一个借口。

四年的大学生活转瞬即逝。四年中,我承认自己接触到了一些大师,也阅读了好些文学作品,可这些终归是因为自己学文学的必须去做而已。从没感觉因为接触到了某个人或读了某本书而让自己对文学产生真正的兴趣。我会去读某本书,也能感觉到作者的高深之处,偶尔写个读后感,观后感的也不在话下,可是要让我从本质上对作品进行分析时,往往便束手无策。有时我会在内心深处安慰自己,没事的,作者的思想你怎么能知道呢?你又不是作者本人,况且作者花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你怎能在几个小时之内把其破解呢?稍稍心安后,又开始了新一本著作的拜读,周而复始。

忽然有一天,我同学对我说,你看起来很斯文,果然文学院出身的。我听后大吃一惊,赶紧照镜子,发现还是以前的自己啊!只不过年龄徒增而已。许是文学院呆久了,受到了周围人的同化罢了。幸亏同学没说我像个文人,否则会玷污了文人这个神圣的称谓的!

信马由僵的说了这么多,竟连个主旨都没有!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当初选择的学文学不是一个偶然,就像我现在由文学改学语言学一样,都是必然!

(二)

一直以为我能固守清贫的,但平静如水却无一点儿波澜的生活,过起来索然无味。在校园中无聊的转过几圈后,我几乎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我想我骨子里还是向往那种轰轰烈烈,至少时常能给自己点惊喜的生活。这不,当S老师说周日要去爬山时,我便欣然前往。

生活于城市中灯红酒绿下久了,人的感觉器官便逐渐退化。突然望见郊区那连绵不尽的群山时,我陡然一惊:这么大的省会城市周边会有这些许山脉!于是在S老师的带领下,我们一行7人开始了生命中颇具意义的爬山之旅。S老师自不必说,济南周边之群山其几乎登遍;大师兄也曾随S老师爬山数次;剩下的我们五个研一的便是来济后的第一次爬山了。从兴隆山校区出来,直接进入了小岭子村。一墙之隔,恍如隔世!从高楼大厦、柏油水泥之中一下子跨入了青砖红瓦、泥泞不堪的乡间小道。猛然间,我发现这小岭子村和我的家乡是多么的想象!

路过村边的田地时,S老师便一一给我们指以路边的植物:牵牛花、野菊花、地瓜花、山韭菜..........引得她们几个城市娃一阵阵欢呼!而我只默行不语,心思在我的家乡,这些植物该是满山遍野随处可见吧。

出了村子,我们便开始了正式的爬山之旅。说是爬山,其实也不准确,应为登山罢:脚下的山路足有三米宽。行不多时,潺潺的流水声便有远及近。都说济南是泉城,还真不差,“咕咕”的泉水从地下冒泡出来,煞是可爱。S老师说是这泉水可以直接喝的,我们几个便爬到泉边痛痛快快地喝了个够,临了又把买的矿泉水倒掉换上了甘甜的山泉水。于是又匍匐而上,因为天已深秋,草木诸类早已枯黄,只路边黄黄的茂盛的野菊花开着甚是好看。正走着,路边一株株柿树映入眼帘:树上几无叶子,只是挂着些熟透了的、红红的柿果儿。远远望去,光秃秃的树上真像挂了红红的灯笼一样,那种情形,很是可爱,就连我这个自小生活于乡下的小子都不曾见过。于是我们找到了一颗挂柿果最多的柿树,准备摘他几个品尝仙味。义不容辞,我缘树而上,许是长时间没爬树的缘故罢,并不高的树,我的双脚却一直打颤不停。幸亏树上柿果还有很多,摘了几十个后,我抱树而下。在大家的一片欢呼声中,我们开始挑完全熟了的柿果吃,只是看着熟透了的柿果吃起来仍有涩涩的感觉。不过纯绿色食品,对身体应该无大碍罢。

稍息片刻,我们才开始了真正的爬山。看似缓缓的小山坡爬起来却也累人。不过好在有风,在山风的抚摸下,一行7人有说有笑倒也快活!即兴中,S老师表演了自己的拿手好戏:京剧。立刻,浑厚的男中音飘满了山坡前后。我们几个忙不迭地拍手称好。爬过了几座稍小的山头后,一条宽广的峡谷横亘于我们面前,近乎九十度的坡度让人看了双股颤颤。谷中各色植物随风摇曳,一阴一阳两面风景迥异。S老师指点说,这个峡谷于此地也算小有名气,他每次来必临此处观摩,而每次的所感所悟均有所不同。看到如此美景,手中的相机自然不能闲着了。“咔嚓”一声,我们几人的笑容被定格在了悬崖边上。小心翼翼地从悬崖边上的羊肠小道走过去,另一番风景展现于我们面前:一个个蒙古包样的小山头,让人感觉很是亲切。S老师一声令下,说到前面的“小蒙古包”时开始午餐,立刻大家欢呼雀跃,加速前进。找了块空旷的地方,我们席地而坐,拿出自备的午餐朵颐起来。临行前,S老师特意从家里拿了瓶酒,此刻正好大显身手。微风的吹拂下,四面群山环绕,吃着果品,品着醇酒,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乘兴中S老师给我们打起了字谜:人于山上是何字?“仙”,异口同声。“我们现在就好比是仙,”S老师语重心长道。大家恍然大悟,可不是吗?我们几个在这样的群山之上,不正好就是“仙”吗?看着S老师不适时机的点拨,我不由得想起了初中时学的一篇课文《子路冉有公西华侍坐》,我们这时的情形和2000多年前的孔子与其弟子们交谈时的境况是多么的相像呵。“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只不过曾皙所向往的是春天,现在天已深秋而已。思绪回来,大家纷纷大展歌喉,立刻欢声笑语于几个小山头间来回跳跃………

快乐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夕阳的余晖下,我们一行7人终究从安静的群山上返回了喧闹的城市。不过我想,这一趟的兴隆山之行足以够我平静多时了。。。。。。


上一条:金融扶农促发展
下一条:浅析网络词语的造词方法

关闭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2006-2008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672  传真:0531-88564672  E-mail:wszyjy@sd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