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概况   党团建设   导师风采   人才培养   校友工作   招生信息   研究生组织   文苑拾翠   返回主页

用户名:
密  码:
校区导游
山大办公电话
校车时刻表
列车时刻表
飞机航班
公交查询
IP查询
万年历查询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生教育 > 文苑拾翠 > 正文

文化隐喻与民族性——关于中国民俗文化中的“红色”研究
作者:刘爱昕  来源:   时间:2008-12-15 11:11:57  浏览次数:

[摘要]隐喻本是一种比较隐蔽的语言表达方式,是语言运用中常见的一种修辞格,指通过一件事来理解、体验另一件事。表现和界定一个特定的民族,常常是通过此民族特有的民俗文化,而民俗文化也常体现在本民族所认同和认知的文化隐喻中。一旦一种文化隐喻为本民族认同,并用它向外传达信息,也说明这种文化隐喻具备了民族性。本文通过研究红色在中国民俗文化中的运用,揭示红色在中国民俗文化中产生的渊源及其隐喻含义,论述了红色被一个民族赋予文化含义的过程。

[关键词]红色;民俗;文化隐喻;民族性

红色,作为一种自然色彩,使人联想到鲜血、火、太阳和朝霞。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大红色代表喜庆和吉祥。人们用红色表达喜悦和祝福,用红色来进行自我保护、消灾驱邪。

中国民众对红色的崇尚历史久远,沿着历史的长河,可以追溯到距今18000年前的山顶洞人时代。考古发现,在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的墓穴里,死者遗骨的周围有用赤铁矿粉撒成的圆圈。学界认为,使用赤铁矿粉在死者周围撒圆圈决不是无意义的行为,红色的赤铁矿粉在这里被认为象征着鲜血,而鲜血被认为是生命的来源和灵魂的寄生处。在死者周围撒赤铁矿粉,用意是为死者祈求新的生命。红色,在距我们年代久远的山顶洞人那里,已经被赋予上了吉祥的含义。

在中国民俗文化中,红色的自然属性使其成为人们表达喜庆和激情的媒介,红色所象征的强大的生命力使它具备极强的阳世之气,足可以压倒鬼怪妖魔的阴邪之气,从而使红色具备了避邪的保护功能。笔者将在以下几个方面阐述红色如何在中国人的社会生活中产生它的文化隐喻而达到其民族性。

一、年节中的红色

中国的年节——传统节日春节期间的主题色彩即是红色。红色的春联,写在红纸上的福字,红色窗花,红色的灯笼,红色鞭炮,装着压岁钱的红色纸包——红包,红色头绳,红色衣裳。节日中,喜气洋洋的人们与喜气洋洋的红色相互浸染着。

根据传说,春节中的红色最初应是为了避邪。关于过年,民间普遍流行着这样一个传说。据说远古时候深山老林里有一种怪兽,叫作“年”,面貌狰狞,非常凶恶,每隔三百六十五天就出来吃人。它天黑以后进村,天亮后就返回山林。每到它出来这天,人们便胆战心惊,将这天视为一个吉凶未卜的关口,并称之为“年关”、“过年”。后来人们发现一个驱逐怪兽“年”的办法。“年”害怕见红、火,怕听到响声。于是每到这天家家户户便贴红纸,挂红灯,穿红衣,并燃放爆竹,“年”来了,看见到处都是一片红彤彤的,还听见“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吓得掉头就走了。人们安全度过了这一天,非常高兴,于是每次“年关”都这样做,怪兽“年”就再也不敢来了。因为红色保护了人们的安全,人们就用红色来庆祝“过年”的喜悦。这个传说证实了民间心理所信仰的红色驱邪功能。而春联的实际来历正是与红色避邪功能有关。春联是由过去的桃符转变而来的。过年时门上挂桃符曾是一个普遍的习俗,而千家万户挂桃符是由于桃符具有驱邪功能。据《山海经》记载:“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盘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万鬼。恶害之鬼,执以苇索,而以食虎。”从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人们在门户两侧挂桃木板和桃木刻的桃人来象征神荼郁垒二神立在自己的门户两侧,以防鬼怪进门。后来人们直接在桃木板上画出神荼郁垒的神像,这就成了桃符。随着文学的发展,一些文人开始在桃符上题词,写联语,到明代发展为现代意义上的春联。由于桃木为红色,人们便用红色纸来书写春联。

二、人生仪礼中的红色

红,在人生仪礼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人生仪礼指的是一个人的一生中所经历的诞生礼、成年礼、婚礼和葬礼。随着社会的发展,汉族传统的成年礼逐渐融汇在少年时的养育阶段和婚礼中,传统上独立的成年礼消失了。本文所讨论的人生仪礼中的红色,主要指它在生育礼俗、结婚礼俗、一些特定年龄阶段的仪式(包括寿礼)和葬礼中的应用。人们视每个仪礼时段为特殊时期,处在这些仪礼时段的人面临着人生重要的变化,各种行为关系到他们的吉凶祸福。具有保护和喜庆双重功能的红色成了他们的吉祥色。

1、生育礼俗中的红色

在中国,由于长期以来的重子嗣的传统,各个家庭普遍祈望人丁兴旺、儿孙满堂,由此衍生出的种种生育礼俗传达着人们的这种愿望。红色是表达这种愿望的一个重要手段。

红色在祈子活动经常出现。在各种祈子方法中,最常见的是“拴娃娃”。拴娃娃又叫“拴子”、“拴喜”,通常去送子娘娘庙、奶奶庙等有送生功能的神灵的庙宇。山东民间普遍信仰“泰山奶奶”,并将其奉为送子娘娘,求子多到她的庙宇中进行。山东临清一带不育妇女去奶奶庙求子时,跪拜过奶奶后,相中一个泥娃娃,就用红线拴住它的脖子,然后用红包袱将泥娃娃包起来抱回家。在滕州还有一种祈子方式,当地一些急于抱孙子的老太太去刚生孩子的人家道喜讨红鸡蛋,认为自己的媳妇吃了讨来的红鸡蛋就会怀孕生子。

求子习俗中使用红色是对生命的祈求,那么,怀孕期使用红色则是对孕育中的娇弱的生命的保护。怀孕期间,为了保胎,有的孕妇穿红色内裤,腰上扎红色腰带。在胶东地区,孕妇遇有雷雨天气就忌出门。民间认为雷雨天气中,很多精灵会遭到天遣雷击,为了逃避解难,有的精灵会附在孕妇身上寻求庇护。此时,孕妇必须躲在屋里,手中拿一块红布以避精灵鬼祟。

孩子出生后第一项礼俗就是报喜。报喜常分两种,在自家门口“挂红子”,向街坊邻居宣告自家添丁;给姥姥家送红鸡蛋,报告母子平安的喜讯。“挂红子”在各地的具体方式不同。山东郯城用红线穿上栗子、枣、染红的白果和花生,与一块一尺见方的红布一起挂在大门上。山东临沂一些地方如果生女孩就在大门上挂一块红布,红布的下角各缀上一枚铜钱。如果是男孩,就另外再挂一张弓和三支箭。“挂红子”除了向邻里传达喜讯外,还有另一种含义,即避邪。孩子刚刚出生,母子都十分虚弱,极易遭到外界的攻击,红色在这里就是各种妖邪鬼怪的警戒色,是母子二人的保护色。这两种含义形象地说明了刚刚得子时那种又喜又怕的心情。亲戚朋友前来贺喜时,也是用红色来表示喜庆。赠送的小米、红糖、挂面等礼品通常用红纸包装或以红布覆盖。

月子里期间,产妇的房门通常挂上红布帘,既为防风,又为避邪。孩子满月后,各地有“叫满月”的习俗,即产妇带着孩子去娘家住几天。在枣庄有的地方“叫满月”时,舅舅担一箩筐去接,筐内铺上干草和被褥,把婴儿放进筐里后,要用红色沿鼻梁到两腮涂一个“人”字,婴儿身上蒙上母亲结婚时用的红盖头,外面放上一根桃枝,然后用两头系有染红的花生的红头绳系上红布。红色在这里显现出来的保护功能特别突出。叫满月是婴儿第一次正式出门,第一次与家庭以外的外界正面接触,这时娇弱的婴儿与强大和变化多端的外部世界形成明显悬殊的力量对比,旧时婴儿早夭的比率很高,这也使孩子的亲人更加提高了警惕,于是用红色来进行层层的保护。

2、婚礼中的红色

结婚是一个人一生中的头等大事,因而被指为“终身大事”。它历来也被认为是人生的头等大喜,所谓“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因此,人们又将结婚称为“办喜事”,并用红色来表达这种喜悦。如果说生育礼俗中的红色是一点耀眼的点缀,那么,婚礼中的红色简直就是一片红色的泛滥。所以,人们将其称为“红喜事”。

从订婚开始,红色便开始大行其道。订婚指男女双方互换柬帖,用书面协议的形式将婚姻关系确定下来并加以约束。柬帖被通称为“启”。民间订婚包括有缔结婚姻意向的传小启和正式签订婚约的传大启。不管是传小启还是传大启,所写的婚书一律使用大红纸,并都放在红漆礼盒里相互传送。今天法定的结婚证书依然沿用中国的古老传统,使用红色。

婚礼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迎娶。这一天新郎家用红色装扮一新。所有的门上都贴上了红色的喜联,用来行礼的喜堂正面壁上挂着大红喜字,也有的挂上大红喜帏,在大红喜帏上贴一个大大的金色双喜字,两旁挂上婚联。八仙桌用大红绸子围起来,上面摆着高高的大红喜烛。红色的吉祥剪纸图贴在墙上、窗上和嫁妆上。新娘这天从头到脚一身红,坐着大红花轿或红绸装饰的彩车来到新郎家。新娘下轿或下车后,须踩着铺在地上的红毡毯,由女傧相搀着进门。新郎新娘行过大礼后,新郎用红色牵巾牵引新娘进入洞房。在洞房里新郎要挑开新娘的红盖头,一睹新娘的芳容。当前的婚礼仪式有些变化,尤其是城市现代人结婚时,新郎家中不再设置喜堂,而是在酒店举行仪式,但是传统意义上的红色并没改变。酒店通常是彩色气球装扮,店门两侧贴上大红喜字,酒店前打出大红条幅,上面写着某某先生与某某小姐金日缔结良缘。现在年轻人结婚受西方习俗影响,新郎通常穿西服,新娘穿白色婚纱。但是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脚上必须穿红色皮鞋,而且结婚典礼结束后,新娘马上换上红色旗袍。

关于新娘穿红衣蒙头红的来历有不同的传说。其中一说与桃花女破周公有关。元代杂剧中有一个剧本是《破阴阳八卦桃花女》。剧中说古代有个叫周乾的人,占算非常灵验,人称周公。城东有一桃花女,是由一棵小桃树修炼而成。周公的占算术时常为桃花女所破,周公怀恨在心,就设计陷害她。一日,周公假托媒人向桃花女为自己的儿子求婚。并故意将迎亲之日定在凶煞日,又布置下各种凶神恶煞幻化成怪石、树桩列在路边,伺机侵袭桃花女。桃花女早就识破了周公的阴谋,有备而来。因为凶神恶煞都怕红色,桃花女就穿上红衣红裙,喜车也用红绸装扮,头上蒙上红盖头上了喜车。同时嘱咐送亲的家人凡是在路上看见的东西,一律用红布避之。来到新郎家后,桃花女命人从门口就铺上红毡毯,踩着红毡毯步入喜堂和洞房,使婚礼顺利完毕。做了公公的周公不得不甘拜下风。自此,人们办喜事时都学着桃花女的样子,身穿红衣头蒙红盖头,并且到处用红色装扮。从这个传说可以看出,婚礼上使用红色,具有它的避邪含义。

3、特定年龄阶段的红色

民间传统认为,人在某些特定的年龄阶段,必须在红色的陪伴下安全度过。

中国有十二生肖纪年的方法,即每一年由一个动物来代表,十二年一个轮回。哪一个生肖年出生的人就属哪一个动物,称之为“属相”,如在虎年出生的人即属虎。人们将属相看作自己的本命,每到自己的属相那一年就称为自己的“本命年”。民间认为“本命年”是凶年、忌年,是人生中的一道“坎”,是一段危险的时期,容易受到邪气的侵袭,因此一些重大事项如婚姻等皆不在本命年举行。本命年的人常用红色来趋吉避邪。每到农历大年三十,过本年的人便早早系上准备好的红腰带,穿上红内衣,有的还穿上红毛衣,红外套,迎接自己的本命年,希望这些红色的物品能起到驱邪护身的作用。

民间传统上,一个人五十岁以后便可举行庆寿活动。人们在布置寿堂时也是用红色装点喜庆气氛。墙壁上贴着大红的寿字或其他的寿图中堂以及红色寿联和寿幛,八仙桌围上红色围裙,上面燃着红蜡烛,显出满堂喜庆。在鲁西一带,母亲过六十大寿时,出嫁的女儿要给母亲做红棉袄。现在有的年轻女性不会做针线,就给母亲买红毛衣,红色羽绒背心,意义与传统的习惯上是一样的。这种习俗大概是因为人到六十岁是本命年,需要红色保护,而且民间有“闺女是娘的小棉袄”之说,意为闺女与娘最贴心,所以亲手做一个红棉袄以示自己对母亲的爱护。

4、葬礼中的红色

葬礼中一般是不使用红色的。这主要是两个原因。其一,红色具有极强的驱鬼避邪的功能,死者亲属害怕葬礼中的红色伤及死者的鬼魂。其二,红色具有强烈的喜庆色彩,是用来表达喜悦的,而葬礼的气氛是悲痛的,使用红色会显得轻浮不庄重,会让人觉得儿孙不孝,违背礼节。

但是葬礼中实际上并非没有红色出现。如有些地方死者穿的寿衣要用红色。民间以为人死后要上剥衣亭,剥衣鬼要从死者身上往下剥衣服。如果死者穿的是红色衣,剥衣鬼就会以为死者已被剥出了血,就会停手不剥了。这里的红色传达了儿孙对死者的孝敬和关爱。另外,福寿双全的人去世后,家中办的丧事被称为“喜丧”。办这种丧事时,家人不用显得太悲伤,孙子辈的服孝者女孩头上要在白孝带下扎上红头绳,男孩在白孝帽上缀红布条。儿孙们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死者的祝福,也说明儿孙们因为死者得到善终而心怀慰籍。

三、建筑居住和日常衣饰中的红色

在中国传统的建筑上,红色是身份地位和财富的象征。从唐朝开始,建筑使用的颜色已经有了统一定制,体现出等级的差别。皇宫与庙宇建筑使用红和黄的色调,王府官宦之家可使用红色、蓝色和青色,而普通的民舍则只能使用黑、灰、白等色。杜甫有两句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形象地点明了红色的权贵象征。屹立了几百年的红色紫禁城曾是中国权力的中心,红色的宫墙成了皇家和民间的分界线。时值今日,颜色没有了阶级差别,红色作为一种高贵吉祥的颜色在当代建筑中广受欢迎。民间建造住宅时,也喜欢将自家的大门漆成朱红色,以彰显富贵的气派。

同时,由于建筑被民间视为生活中的大事,是人们日常饮食起居之所在,对生活有重大影响,尤其是在旧有的观念中,认为房屋关系着家庭及子孙后代的兴旺与否,因此,民间特别期望建造一处祥宅,为此,向红色祈求保护,希望能驱走鬼邪,建筑过程顺利。民房建筑时,要选好吉利日子开基,奠基,进行一定的祭祀仪式。现在建筑行业在建筑大楼等重大工程时,依然举行奠基仪式,并请重要领导来参加。届时,在奠基石上披上大红绸,在领导带领下举锨填土,掩埋奠基石,铁锨上也要系上红绸条。民间上梁时,常举行隆重的上梁仪式。上梁首先选择吉日吉时,山东很多地方时辰往往选在正午,认为这是一天中最红火的时候,希望以后的日子能红红火火。上梁时,亲朋好友都带着礼品来祝贺并帮忙,有的地方礼品就是为梁挂红布,称为“挂红”。上梁时,先要在梁的中间贴上红纸条,一般写着“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上梁大吉”等吉祥语。在胶东一带,除了贴红纸外,在明间脊檩正中还要用红布条拴两双筷子,筷子再用红线系上五枚铜钱和一块一尺见方的红布,寓意是“快发财”。

日常衣饰中,人们对于红色也非常偏爱。传统上,鲜艳的红色常用于年轻女子和儿童,有“红到三十绿到老”之说。鲜艳的红色使人感到青春和活力和女性的娇艳,而年纪大了再穿红色就会被认为“老来俏”,男子穿红色则被认为轻浮好色。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的观念在发生改变,很多老年人穿起了红色衣服。红色使老年人显得年轻了,看上去朝气蓬勃,老年朋友觉得越活越带劲了。我国民众对一些红色的饰品、挂件也是情有独钟,大红的荷包、红红的中国结不仅深受国人喜爱,也向外国友人传递着浓郁的中国文化。中国体育代表团参加国际比赛时,其队服常常选用红色。当身着红色运动服的运动员站在领奖台上,看着红色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全场的观众都会感觉到中国红所带来的震撼。

总之,从以上几个方面的阐述来看,红色作为一种颜色,具有一种中国属性,成为了一种民族的标识。红色在中国尤其是汉族传统中,远远超出了色彩本身的自然属性。它具备丰富的文化内涵和象征意义,从色彩斑斓的自然界中卓然凸显,成为一种社会性的色彩。中华民族对它的执著为它赋予了民族性。它寓意着生机、爱情、希望、喜庆、吉祥和兴旺。

参考文献:

[1]乌丙安:《中国民俗学》[M],辽宁大学出版社,2003年。

[2]叶涛主编:《中国民俗大系·山东民俗》[M],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

[3]刘德龙主编:《民间俗信与科学文化》[M],山东教育出版社,2002年。

[4]任驰:《中国民间禁忌》[M],花山文艺出版社,1998年。

[5]田传江:《红山峪村民俗志》[M],辽宁文化艺术音像出版社,1999年。

[6]刘曙升主编:《沂源民俗》[M],人民日报出版社,2002年。

[7]殷伟、殷斐然编著:中国民间吉祥文化丛书《中国喜文化》[M],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年。

[8]殷伟、殷斐然编著:中国民间吉祥文化丛书《中国寿文化》[M],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年。


上一条:唱佛仪式与民众吉祥愿望的集中表达——以沂源县织女洞庙会为例
下一条:颠覆和解构——评《汉代学术史略》

关闭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2006-2008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672  传真:0531-88564672  E-mail:wszyjy@sd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