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概况   党团建设   导师风采   人才培养   校友工作   招生信息   研究生组织   文苑拾翠   返回主页

用户名:
密  码:
校区导游
山大办公电话
校车时刻表
列车时刻表
飞机航班
公交查询
IP查询
万年历查询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生教育 > 文苑拾翠 > 正文

《汉书·艺文志》对《七略》继承和创新
作者:辛世芬  来源:   时间:2008-12-15 11:00:31  浏览次数:

[摘要]《汉书·艺文志》系据刘向、刘歆父子的《七略》、《别录》著录而成,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综合性目录学文献,也是我国史志目录的鼻祖,它是东汉班固所撰《汉书》中的一篇,著录了西汉时国家所收藏的各类图书,是我们了解西汉末年以前历史文献的重要资料,也是我国研究古代典籍的重要依据,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关键词]汉书·艺文志;继承;创新

一、《汉书·艺文志》对《七略》的继承

《汉书·艺文志》【1】(以下简称《汉志》)系据刘向、刘歆父子的《七略》、《别录》著录而成,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综合性目录学文献,也是我国史志目录的鼻祖,它是东汉班固所撰《汉书》中的一篇,著录了西汉时国家所收藏的各类图书,是我们了解西汉末年以前历史文献的重要资料。

西汉成帝河平三年(公元前26年),刘向、刘歆父子奉诏主持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整理群书的工作。刘向是这次校书的总其成者,《汉书·艺文志》:“诏光禄大夫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步兵校尉任宏校兵书,太史令尹咸校数术,侍医李柱国校方技,每一书已,向辄条其篇目,撮其指意,录而奏之。会向卒,哀帝复使向子侍中奉车都尉歆卒父业,歆于是总群书而奏其《七略》,故有《辑略》,有《六艺略》,有《诸子略》,有《诗赋略》,有《兵书略》,有《术数略》,有《方技略》。今删要以备篇籍。”刘向撰写的“书录”汇集成了一部书,称做《别录》。刘歆继承父业,将所校之书分类编排,并对《别录》删繁就简而成《七略》。而班固又在《七略》的基础上增补、删减而成《汉志》。班固将其命名为《艺文志》,因古代将《诗》、《书》、《礼》、《乐》、《春秋》为“六艺”,文学百家之语为“文”。“艺文志”就是著录“六艺”和百家“文献”的书。

《七略》以六略38类的分类法,条分缕析先秦到西汉的各种文化学术流派,以辑略的形式,从整体上评述了各种文化学术的兴衰分合,以各书叙录,具体的介绍了各种学术文化著作的真伪和优劣。《七略》共把图书分为六类, 每一类为一略。即《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兵书略》、《数术略》和《方技略》。另有《辑略》一篇, 总论群书, 合称《七略》。六略之下又分种, 即大类之下分小类, 其中《六艺略》分易、书、诗、礼、乐、春秋、论语、孝经、小学九种;《诸子略》分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小说十种;《诗赋略》分屈原赋、陆贾赋、孙卿赋、杂赋、歌诗五种; 兵书略分兵权谋、兵形势、阴阳、兵技巧四种; 数术略分天文、历谱、五行、蓍龟、杂占、形法六种; 方技略分医经、经方、房中、神仙四种。总计三十八种。每种之下再分列书名、篇数、作者等内容, 并作概略的介绍说明。《七略》是我国最早的综合性群书目录,其著录的图书共六百零三家,13219卷。

《别录》和《七略》奠定了我国目录学的基础,也形成了我国目录学的特点,这就是清代章学诚《校雠通义》中所说的“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特点。《七略》一书开我国传统目录学的先河,对以后的目录学发展起了奠基作用。它确立的图书著录事项和格式,首创的互见,别裁及附注等方法,编有精辟的内容提要等,至今仍是我们著录图书的基本方法。利用图书目录来反映文化学术源流,以及我国古代图书分类两大系统之一的“六分法”,都是刘向、刘歆父子整理图书的辛劳结晶。

班固除了将《辑略》改为《汉志》的序外,基本上保持了《七略》的面貌。由于史书体裁和篇幅的限制,班固删掉了刘书大量的叙录,又把《辑略》分割开来,属于总论性质的列于六略之前,大序、小序则分别置于六略及三十八种之后,并增加了刘向、扬雄、杜林三家的著作,在细目和具体归类方面有所变通和改进。

《汉志》沿用了《七略》的六分法,忠实的反映了《七略》的分类思想和分类方法:

(一)六艺略。著录易、诗、书、礼、乐、春秋、论语、孝经、小学九类图书, 这些都是儒家经典或与儒家经典有关的著作,它们被安排在最突出的位置, 单独为一略, 体现了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治导向,换而言之,儒家思想成为封建社会的统治想。“凡六艺一百三家,三千一百二十三篇。入三家,一百五十九篇,出重十一篇。”(《汉志》)

(二)诸子略。著录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小说等十家著作,“凡诸子百八十九家,四千三百二十四篇。”(《汉志》)班固说“诸子十家,其可观者九家而已。”(《汉志》)这九流十家反映了先秦至汉代的各种学术流派。

(三)诗赋略。著录了辞、赋、歌诗等五类文学作品。《汉书·艺文志》的诗赋略包括赋二十家(屈原以下赋)、赋二十一家(孙卿以下赋)、赋二十五家 (陆贾以下赋)、杂赋十二家、歌诗二十八家。凡诗赋百六家,千三百一十八篇。(《汉志》)

(四)兵书略。著录了兵权谋、兵形势、阴阳、兵技巧四类军事文献, 包括了战略思想、战术技巧各个方面。“凡兵书五十三家,七百九十篇,图四十三卷。省十家二百七十一篇重,入《蹴鞠》一家二十五篇,出《司马法》百五十五篇入礼也。”(《汉志》)

(五)数术略。著录了天文、历谱、五行、蓍龟、杂占、形法六类图书, 这里既有天文历法数学物理方面的科学知识, 也有荒诞不经的迷信。“凡数术百九十家,二千五百二十八卷。”(《汉志》)

(六)方技略。著录了医经、经方、房中、神仙四类著作, 大体上是医学科学及方士巫术两方面的杂拌。“凡方技三十六家,八百六十八卷。”(《汉志》)《汉志》“大凡书,六略三十八种,五百九十六家,万三千二百六十九卷。入三家,五十篇,省兵十家。”

由于《别录》、《七略》均已亡佚,而《汉志》是在上述两书基础上完成的,因此,西汉末以前的文化典籍的概况得以因《汉志》而保存。《汉志》成了我国研究古代典籍的重要依据,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清代学者王鸣盛说:“不通《汉书·艺文志》,不可以读天下书。《艺文志》者,学问之眉目,著述之门户也。” [2]

二、《汉书·艺文志》对《七略》的创新和发展

班固对《七略》和《别录》的继承,决不是简单的删繁就简,他在很多方面都对二书进行了更进一步的创新和发展。使得该书更适合于读者的翻阅和检索。

1、用“入”、“出”、“省”进行改动

《汉志》虽然依据《七略》撰写而成,但依然做了很大的增改和创新。班固在《七略》原有的基础上,在增加了若干著录项目,并对某些图书的分类作了一些调整,对于他的改动都用了“入”、“出”、“省”的简明文字做了提示。所谓“入”就是增入,比如,在六艺略的书类,班固注明:“入刘向《稽疑》一篇。”说明《七略》中,对此未著录,是班固新增入的。在小学类增入扬雄、杜林的著述各一篇。所谓“出”就是“移出”即《七略》中原有著录,但分类不当,班固做了适当的调整。如六艺略的礼类,增入司马法一家,150篇,是从兵书略的兵权谋类移出的。兵权谋类注明:“出司马法入礼也。”所谓“省”就是省略,删除重复。如六艺略的春秋类,兵书略的兵权谋类,兵技巧类,分别省去《太师公》4篇,《伊尹》,《太公》,《管子》259种,并注明为“重”。又如《墨子》,既见于《诸子略》的“墨家”类,又见于《兵书略》的“兵技巧”类,《汉志》将其从“兵技巧”类删除,注云:“省《墨子》,重。”在“出”、“入”、“省”的定夺上,班固并非随意改动,而是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而分别对待的。

2、重新进行小注

班固对《七略》再次进行了简化,删除了《七略》中每种书的叙录,却选择那些最主要的部分做小注,传达其中要义,对撰著人的生平事迹、书籍的来源和内容、书籍的真伪问题都有所涉及,从多方面为读者提供了重要的信息,方便读者的阅读和检索。下面将进行简要的举例说明。

(1)、注明书的来历和内容。如六艺略的礼类,《记》注:“七十子后学者所记也。”再如六艺略的春秋类,著录《世本》15篇,班固介绍说:“古史官记黄帝以来讫春秋是诸侯大夫。”再如《奏事》20篇,介绍说:“秦时大臣奏事,得刻石名山文也。”

(2)、注明撰著人生平。如《商君》注:“名鞅,姬姓,卫后也,相秦孝公,有列传。”《管子》注:“名夷吾,相齐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也,有列传”注明有列传,使得《汉志》与《列传》串联起来,更有利于读者对人物的了解。再如,《雅琴》师氏8篇,介绍说:“名中,东海人,传言师旷后。”

(3)、说明一书不同的源流及其特点。如六艺略论语类著录《论语》古21篇,介绍说:“出孔子壁中,两《子张》。”《齐论语》20篇,介绍说:“传十九篇。”

(4)、介绍书名或作者异称,如诸子略儒家类著录《王孙子》1篇,注明:“一曰《巧心》。”再如同略阴阳家类,著录有《邹子》49篇,注明:“名衍,齐人,为燕昭王师,居稷下,号谈天衍。”

(5)、说明一书的存亡状况。如六艺略的春秋类,著录《春秋夹氏传奇》11篇,注录明:“有录无书。”再如同类《太师公》130篇,注明:“十篇有录无书。”

(5)、介绍书名或作者异称,如诸子略儒家类著录《王孙子》1篇,注明:“一曰《巧心》。”再如同略阴阳家类,著录有《邹子》49篇,注明:“名衍,齐人,为燕昭王师,居稷下,号谈天衍。”

(6)、评价书的真伪。如诸子略的小说类,有《伊尹说》27篇。班固注云:“其语浅薄,似依托也。”张舜徽先生总结《汉志》辨伪之法有六:(一)、有明定为依托而不能的指其人者。(二)、有验之其语而知非出古人者。(三)、有征之于事而知为伪者。(四)、有能推定依托之时代者。(五)、有明定为后世增加者。(六)、有不能辄定而聊为存疑之辞者。【2】

3、用“互著”和“别裁”的体例重新编排

在编排方面,《汉志》实行“互著”和“别裁”的体例。《汉志》首先按照图书的时代先后顺序,其次是以学术的发展源流为次序,尽管个别地方出现一些紊乱,但从总体而论,图书文献的时代先后,学术思想的流别,还是能够看出轮廓的。对于一书不止一用的,《汉志》分别归入各类如《孙子》、《李子》、《商君》都分别归入了道家和兵家,这就是“互著”。对于一书中内容有自成一类的,《汉志》让其分离出来,另归他类,如《弟子职》原是《管子》中的一篇,班固见其提出列入《孝经》类,这就是“别裁”。清代章学诚充分肯定了这种著书体例的重要意义:“理有互通,书有两用者,未尝不兼收并载,初不以重复为嫌,其于甲乙部次,但加互注,以便稽检而已”,“裁其篇章,补苴部次,别出门类,以辩著述源流”[4]

4、采用新的著录方式

在著录方面,班固因事制宜,采取灵活的方法,因西汉前的古书,或由作者述志,不署名,或由师徒授受,成于众手,书名、作者多有缺失,因而编制书目也无统一的格式。钱亚新先生在《郑樵“校雠略”研究》中将《汉志》的著录方式归纳为六种:

(1)、为先著书名篇数而后系撰人者,如《易经》12篇,施、孟、梁丘三家即是;

(2)、为先著撰人而后系书名篇卷者,如刘向《五行传记》11卷;

(3)、为仅著书名篇卷而不录撰人者,如《荆柯论》5篇;

(4)、为即以撰人为书名径系篇卷者,如《陆贾》32篇;

(5)、为以撰人的官爵为书名,径系篇卷者,如《太师公》130篇;

(6)、为加文体于撰人后,即以为书名而系以篇卷者,如《屈原赋》25篇。此外,《汉志》改进了《七略》的体例。《汉志》首有总序,除《诗赋略》下无序外,都有序。总序阐明了《汉志》的源流,是西汉以前学术史和目录学史的纲领。大小类的序在《汉志》中亦起着论述和总结学术的作用。《汉志》将这些序文和各类图书归附在一起,互相照应,贯穿统一,使得书目条理明晰,更有利于读者使用。

班固成功的改制了《七略》,而又融入了自己的治学思想,体现了他的治学态度,发挥了他卓越的史学才能。

总之,《汉书·艺文志》综录了上起先秦下至西汉的所有图书著作,而且分类明确,评述简要,为后来人们了解从上古到西汉末年图书情况,以及学术文化的发展状况,提供了重要的资料。是我们了解西汉末年以前历史文献的重要资料,也是我国研究古代典籍的重要依据,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对于研究中国目录学及目录学史也有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汉)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 1962年。

[2]王鸣盛:《十七史商榷》[M],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5年。

[3]张舜徽:《汉书艺文志通释》[M],北京:中华书局,1963年,171页。

[4]章学诚:《校雠通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56年。

[责任编辑]谢麟


上一条:《清史稿艺文志》订误
下一条:从《吕氏春秋》看战国后期的儒学流传

关闭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2006-2008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672  传真:0531-88564672  E-mail:wszyjy@sdu.edu.cn